貴州生活網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開元四年(716年),山東地區發生了一場蝗災,《新唐書?五行志》里頭云淡風輕記載著,“四年夏,山東蝗,食稼,聲如風雨?!?/strong>其下便無敘述。這個平淡若往常的記載,其后的發展也頗如預料,蝗蟲開始大量啃食農民的稼穡,并一步一步的向西推進,情況可說相當危急。另一場前所未有的劇烈辯論,也緣此在朝中上演。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蝗災

身為宰相的姚崇,在收到地方的奏報之后,便如此上奏匯報給當時的皇帝玄宗: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姚崇引用《詩經》里〈大田〉一詩的典故,說明人力滅蝗乃古法,且是農業工作中相當重要的環節,講明人力滅蝗的正當性。然而,山東地區人民卻一反常態的敬若神明,只敢站在一旁見其吃稻苗,連抓除的膽子也拿不出來。無論如何,姚崇當下的反應相當直接,在向玄宗奏報結束之后,很快的便任命御史下諸道推行滅蝗的政策。只是姚崇萬萬沒想到,一開始就踢到倪若水這個鐵板。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遮天蔽日的蝗蟲

大概是在得知御史下鄉滅蝗之后,時任汴州刺史的倪若水,對該政策頗為不滿,直接拒絕的御史上承的命令,還上奏到中央,似乎想藉該機會與宰相姚崇稍作溝通,一方面也出于對于該政策的質疑:

蝗是天災,自宜修德。劉聰時除既不得,危害更深。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啃食作物

這很明顯是一段出自于節錄的文字,原文應當不只止于此四句,從這樣的零星詞組中,無以得知其原意。然其引用劉聰失敗的滅蝗政策,可見其對姚崇滅蝗政策并不樂觀。這時還只是姚崇與倪若水之間的溝通問題于是他這么回復倪若水:

劉聰為主,德不勝妖。今日圣朝,妖不勝德。古之良守,蝗蟲避境,若言修德可免,彼豈無德致然?今坐看食苗,忍而不救,因此饑饉,將何以安?

短短的一篇文字,可分作三段解讀。首先,強調劉聰為惡君,絕非今日圣朝所可比擬,借以加強倪若水對捕蝗政策的信心;其次說之以理,直接反駁倪若水修德的說法,引用古代名臣也遇過蝗災,硬要強調他們因為不修德才招致蝗災,實在說不過去;最后,動之以情,希望倪若水將心比心,同情農民的處境,并為他們設想。倪若水最終仍被姚崇所說動,也可能出自于對于宰相權威的恐懼,進而貫徹了姚崇的主張,也獲得了相當豐碩的成果,史載:“獲蝗一十四萬(石)乃投之汴河,流者不可勝數?!比欢?,姚崇與倪若水的文書來往,只是這場論爭的第一個前哨戰而已。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唐玄宗李隆基

倪若水成功的捕蝗政策,引起朝野一片喧然大波,朝臣間議論紛紛,連玄宗這時也動搖起來了,也藉機試圖與跟姚崇針對該議題稍加討論。姚崇當下態度十分堅決,以事態之嚴重曉喻玄宗,認為此事“事系安?!?,不能不加以重視。

另一方面,又希望玄宗能讓自己放手一搏,還以自己頂上的烏紗帽作擔保,表示自己愿意承擔所有的政治責任:“陛下好生惡殺,此事請不煩出敕,乞容臣出諜處分。若除不得,臣在身官爵,并請削除?!?/strong>玄宗雖知姚崇之意愿堅決,仍舊是委婉的勸姚崇,希望他為此多作考慮以確認他的決心:“殺蟲太多,有傷和氣,公其思之?!?/strong>不料姚崇以身家性命擔保,明確的表達出其意圖:“若救人殺蟲致禍,崇所甘心?!?/strong>至此,玄宗也已為姚崇堅決的意志所折服,進而放手讓姚崇自行處理該事,自己暫且退居幕后,不加干涉。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唐玄宗畫像

玄宗的放任,并不代表朝臣議論的止息;倪若水成功的滅蝗,也不代表蝗災就此平息。

這場五月爆發于山東地區的蝗災,雖然在以姚崇為首的中央大力執行下,也獲得相當成效,卻也沒法阻止蝗災的蔓延。至少在八月的時候,蝗蟲的肆虐已經山東地區蔓延進河南河北境內,這在八月二十四日己卯的敕令中可以看出來:

八月二十四日己卯,敕河南、河北檢校殺蟲使狄光嗣、康瓘、敬昭道、高昌、賈彥璇等,宜令待蟲盡,看割禾有次序,及入京奏事。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蝗災過后

這個命令的發布,清楚的表示至少在八月以前,蝗災便已經蔓延進河南河北地區了,這在《朝野僉載》的記載里也可以得到應證:“唐開元四年,河南北螽為災,飛則翳日,大如指,食苗草樹葉連根并盡?!?/strong>從敘述中,也可知道災情亦相當嚴重。另一方面,該命令的發布,也代表河南河北的滅蝗已經到了尾聲,朝廷方會命令這些殺蟲使準備收工回京報告。這并不代表蟲災即將結束,向西蔓延的可能性依舊是存在的。

也因為這場蝗災向西蔓延的恐慌,當時的諫議大夫韓思復這么向玄宗上奏:

臣聞河南河北蝗蟲,頃日更亦繁熾,經歷之處,苗稼都損。今漸翾飛向西,游食至洛,使命來往,不敢昌言,山東數州,甚為惶懼。且天災流行,埋瘞難盡?!昂篁尰仁沟?,伏望總停?!?/strong>

該奏議上報的時間,應該便是在蝗災擴散至河南河北地區后??v使滅蝗頗有成效,并不代表災阨能就此解除。況且蝗災已經蔓延至洛陽地區,這已是通往唐帝國心臟地帶的冠狀動脈,這樣又怎能不引人焦慮?故朝臣之間,依舊彌漫著反對姚崇的氣息。連對該議題退居幕后一段時間的玄宗,似乎也感染到這樣的氣氛,頗擔憂滅蝗并非解除天災的方式。

當時玄宗即位雖不到幾年而已,但也絕非年少且早已頗有歷練,或許對于身為帝王的工作卻還沒能全然上手,對于各項政務也可能尚無全盤掌控的能力,這使得他面對危機局勢的判斷上偶爾缺乏決心。正因如此,像姚崇這樣的大臣正可補其不足處。因此,出于對于姚崇的信任下,加上姚崇本身時時展露的決心,玄宗便將全權賦予姚崇,以處理捕蝗事務。韓思復的奏報頗為實時,正沖擊著他與姚崇間君臣互賴的絲線。在心底的深處,他是支持姚崇的,可是面對朝臣們反對的聲浪,他的立場也漸漸顯的進退維谷。便是在這樣左右膠著的心理因素下,他漸漸受到打動,頗為支持韓思復的論調。另一方面,對于姚崇的信任與君臣之間的承諾,不知何以適從的玄宗便將韓思復的奏折交予姚崇。

唐朝開元年間的一場蝗災

爆炒蝗蟲

姚崇自然很清楚玄宗猶豫的心情,當下便為玄宗下決定,將韓思復派往山東檢視災情,反將了韓思復一軍。

這個作法顯見了姚崇在此事上的專斷,他的一意孤行,連一向和姚崇聲氣相和,以致被當時人們譏諷作“伴食宰相”的好搭檔盧懷慎也看不下去了。他這么勸告姚崇:“凡天災安可以人力制?且殺蟲多,必戾和氣,愿公思之?!币Τ绺忧宄谋砻?,該政策的執行乃出自他主觀的意愿,若遭逢失敗,他也絕對不會拖盧懷慎下水。意思便是希望盧懷慎不要再干涉此事。

這場蝗災終究沒向關中地區蔓延。沒有明確的資料足以斷定滅蝗政策的成功。


參考文獻:

  • 《新唐書》
  • 《舊唐書》
  • 《詩經詮釋》
  • 《晉書》
  • 《全唐文》
  • 《唐會要》
  • 《朝野僉載》

本文作者:歷史真鑒(今日頭條)

原文鏈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694121886374167053/

聲明: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;僅用于個人學習、研究,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

888真人平台官网 景德镇市| 元朗区| 佛冈县| 外汇| 浪卡子县| 中阳县| 海林市| 汾阳市| 峨山| 克东县| 商南县| 合水县| 辽阳市| 黔江区| 抚顺县| 松潘县| 吐鲁番市| 赣州市| 勃利县| 兴城市| 桃江县| 卢龙县| 盐边县| 乌恰县| 扶余县| 克什克腾旗| 正蓝旗| 巩留县| 天峨县| 安图县| 辽阳县| 淮阳县| 旬阳县| 二连浩特市| 建阳市| 扶沟县| 沂南县| 水富县| 龙州县| 孟连| 汽车| 岢岚县| 若尔盖县| 江油市| 区。| 辽源市| 江永县| 城固县| 措美县| 印江| 周至县| 醴陵市| 崇左市| 德兴市| 平阳县| 冀州市| 西城区| 迁安市| 黄陵县| 肥东县| 叶城县| 张北县| 郑州市| 舟曲县| 德庆县| 黎城县| 屏山县| 宽城| 灵丘县| 赣州市| 乌苏市| 准格尔旗| 那坡县| 榆树市| 萝北县| 阳江市| 东乌珠穆沁旗| 读书| 瑞金市| 冀州市| 巴林左旗| 象州县| 蓝田县| 方正县| 华宁县| 石城县| 积石山| 庐江县| 岑巩县| 长春市| 平江县| 延津县| 伊春市| 台南市| 鄂托克旗| 盖州市| 达日县| 新宁县| 吉安县| 淮滨县| 曲麻莱县| 玉树县| 图们市| 沁水县| 佛学| 商城县| 炎陵县| 怀化市| 丹东市| 巍山| 阿拉善右旗| 余江县| 永福县| 行唐县| 汉沽区| 涡阳县| 平乐县| 揭西县| 富蕴县| 新余市| 永年县| 清涧县| 资中县| 杭锦后旗| 桦甸市| 昂仁县| 临猗县| 河东区| 安义县| 留坝县| 赤峰市| 郴州市| 大冶市| 宜兰市| 环江| 滦南县| 罗田县|